今天是: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盐渎杂志 老照片
内容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盐都频道 >> 文化名人 >> 历代名人 >> 正文  
爱国民主人士 胡启东
作者:杨金宏    文章来源:盐城历史名人    点击数:2665    更新时间:2012-2-18


    胡启东(1885-1957)名应庚,号绚西,后改号启东。盐城张本(今盐都鞍湖)人。光绪二十八年秀才,民国二年当选为国议员。致力家乡教育、水利等事业。编纂《续修盐城县志》,著有《鞍湖文存》、《鞍湖诗存》等。

    胡启东先生是盐城很有名望的社会贤达,他的道德文章和爱乡爱国的正气风范广为人们所称颂。

    胡启东先生一八八五年农历九月出生于盐城西乡鞍湖张本庄的一个农民家庭。他原名叫意诚,号敬亭,入塾时改名应庚、号绚西,后有改号叫启东,意为开启东方之门,迎来新世界。他经常以号署名撰文,后来人们都习惯叫他“启东先生”。父亲胡景秀是个地道的庄稼人,早年病逝,母亲季氏年轻守寡,母子相伴,艰难度日。一九0二年,启东应淮安府学考试得中秀才,继而在私塾教书。一九一三年,他当选民国国会众议院议员,连任四届,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民主革命。一九二三年因“曹锟贿选”,愤然辞职。在家乡他致力于教育、水利等公益事业,独立编纂《续修盐城县志》。抗战期间,他拥护共产党主张,支持抗日民主政府组织反扫荡和新四军的敌后抗战。土改前夕,他主动献田。一九四九年八月,启东夫妇因年老多病,被子女接到北京定居。他作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开明绅士曾应邀参加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仰慕其人,特在中南海召见。一九五七年二月因全身动脉硬化及肝炎并发症病逝于北京,终年七十二岁,葬于八宝山公墓。

抚孤苦读的岁月

    在启东六岁的那年,父亲病故,撇下孤儿寡母,母子相依为命,度过了一段漫长的艰难岁月。

    母亲季氏勤劳贤惠,粗识文字,在启东五岁时,就教他读书识字。启东从小就聪慧勤奋,对文史尤为感兴趣。家里靠母亲帮大户人家做针线活和几亩薄田维持生计,生活十分拮据。季氏对启东的课读要求严格,每常夜阑灯下,针黹相伴,她期望儿子读书成材。到了启东入学年龄,因家境贫寒,读不起私塾,母亲心急如焚,伤心落泪。幸好同宗紧邻胡初三是个富裕人家,请了个姓周的先生到家里为独生儿子胡毓彬(书法大师胡公石之父)教书,他念启东家庭困难,又见其聪明好学,就让他到自己家伴他儿子一起进学。启东年幼懂事,不但求学十分刻苦,放学之余,他还帮妈妈做些家务,收种之时,还得干些大人们的农活。夜晚,是启东温习功课的时间,终年如一日,雷打不动。夏天,他把双腿伸进龙坛(形似酒坛的小口陶器)里,以避蚊虫叮咬;冬天,脚底下放一只糠火盆,取暖驱寒。一次,张本庄来了一个戏班子,大白天搭台唱大戏,塾师周先生破例放假让学生去看戏。散戏归来,惟见启东一人在塾读书,周甚悦,告之季氏,夸其日:“应庚(启东字)读书如此勤奋,将来必成大器。”

    周先生教得精心,两个书童学得认真,启东和毓彬分别于一九〇二年和一九〇三年参加淮安府试,双双得中秀才,其时,启东只有十七岁。一九〇三年启东又经荐考县学被取备博士弟子员。两次考试成绩均优,分别位于第九名和第四名。

    为褒扬季氏青年守寡,抚孤成立的美德和功绩,一九二二年民国政府为季氏建立了一座石质牌坊,两侧有时任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手书对联,联日:

春祠立石垂规范;河客停桡拜女宗。

    牌坊原树立在张本庄东面,蟒蛇河边,胡氏宗祠前,文化大革命被红卫兵作为“四旧”拆除,现大多石块已经收存。

民主革命的先锋

    年轻的胡启东忧国忧民。他在家乡教书,十分关心政治,倾向维新思想,力倡民主改革,赞同孙中山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纲领和以“民族、民权、民生”为内容的三民主义学说,经常发表时论,社会声望日高,成为盐城的社会名流。

    辛亥革命成功后,启东兴奋不已,社会活动更加频繁。一九一二年在盐城加入国民党,一九一三年,他当选为民国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国民党被袁世凯解散后,他又参加了共和党。在围会,他竭力主张共和党与国民党合作,并参加了川、鄂、湘、赣、苏五省共和党少壮派的独立运动(时称共和新党)。袁世凯死后,发生了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段祺瑞企图在国会中通过产生一个责任内阁,好让他独揽政权,他废止了一九一三年成立的国会,利用日本西园借款收买引诱议员参加他的“御川国会”。这时,孙中山在广州举起护法大旗,号召国会同仁南下,共襄大业。胡启东等一些进步议员痛斥段祺瑞的丑恶行径,拒绝贿赂挽留,冲破阻挠,毅然南下广州参加国会非常会议,组织护法军政府,推选孙中山就职大元帅,誓师北伐。

    一九二三年十月,胡启东先生经受了一次人生中的重大政治考验。这年,直系军阀首领曹锟、吴佩孚控制了北京政权,他们用武力将大总统黎元洪逼出北京,恢复了旧国会,以五千银元一票贿赂国会议员选曹锟当总统。启东先生联络吴江议员王绍鏊等人坚持先定宪法,后选总统的主张,并组织宪社进行抵制,在选举前发表宣言。在曹锟的威胁利诱下,一些议员屈服了,曹锟当上了大总统。启东愤恨异常,决然离京,抵达南京火车站时,直系军阀江苏督军齐燮元秉曹、吴意旨,在火车站实施拦截。他们软硬兼施,甚至亮出匕首,但他不为所动,绝裾而去。到达上海后,他与王汝圻、解树强等一百七十一人发表《移沪国会议员宣言》,再次声讨曹锟违宪毁法、贿选总统的罪行。

    自此,启东先生对民国政府失去信心,他告别宦途,结束了议员生涯,辞职还乡。

爱国正义的绅士

    一九三七年,日本全面侵华,次春,日军侵盐,盐城县县长戴日阶组织地方军民奋力抵抗,在一次作战中,不幸落水致疾殉难。胡启东撰写了《故盐城县长戴日阶哀辞》一文,表达了他对壮士的沉痛哀思和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文中写道:“吾乡有人兮君千岁,灵旗翻兮射湖外,江之干兮淮之汭,蜣为旌兮云为盖,灵为知兮鬼为厉,誓逐贼兮诘朝近。”

    一九四〇年秋,南下八路军与北上新四军在盐城会师,盐城县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启东先生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的主张,并四处奔走,鼎力相助。刘少奇、陈毅在盐期间,启东先生多次与他们接触,共商抗日救亡大计。一九四〇年十二月,启东被选为盐城县参议会参议员,一九四一年元月,参议会成立大会在盐城商会楼召开,刘少奇、陈毅到会讲话,阐述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和当前形势。大会选举宋泽夫、唐碧澄、李寄农、胡启东等十一人为常委,并通过了改善民生惩办贪污分子等法令。

    一九四一年夏和一九四三年春,日伪军先后对盐阜区发动大扫荡。国难当头,启东先生日夜奔波操劳,利用自身的社会名望和地位,协助抗日民主政府发动群众进行反扫荡,并动员富家大户借枪、借粮,支持新四军敌后抗战。为了抗战,他心甘情愿地毁弃了自家的住宅大院。紧挨着他家西面有座日伪军的碉堡,为了活动的方便,避开敌人的视线,启东后来干脆住到了佃户家中,家里几乎成了一座空院子。一九四一年秋,我军曾利用胡宅作掩护,挖墙洞偷袭敌人据点,房屋等建筑受到很大损坏。一九四二年日伪军撤离张本庄,为防止敌军重新进驻,不给敌人留有驻扎军队的条件,启东先生主动让地方组织连夜拆除院内主要房屋。

    一九四六年五月,启东先生的二儿媳谷羽(胡乔木夫人)从延安到华东参加土改,顺路回老家看望公婆。谷羽向二老宣传党的土改政策,动员他们积极配合即将进行的土地改革运动。启东先生深明大义,随即带头向农民献田献产,并动员亲戚及周边其他大户,使得后来当地的土地改革运动进行得十分顺利。

热衷公益的贤达

    无论是身为议员还是辞归故里,启东先生总是想着国家,想着社会,想着民众。他身体力行,积极从事社会公益事业,为家乡民众做了许多好事。

    他热心家乡的教育事业。在启东担任国会议员期间,他利用自身的能力和影响,和胡毓彬一道,利用胡氏宗祠办起了鞍湖第一所“洋学堂”,自任学校董事,时称“鞍湖小学”(后改为张本小学)。说它是洋学堂,一是学校的教材是当时全国通用的统-课本,不是私塾的老本本;二是有初小有高小,班级分开,有住校寄宿生并供应伙食;三是开设外语课,聘请家族中胡光培教英文;四是办学认真,对师资要求严格,所以外地学生慕名前来。启东的孩子以及著名书法大师胡公石先生都是在这个学校读完小学的。他还同胡毓彬共同校订印鸾章先生所著《盐城乡土历史》、《盐城乡土地理》二书,作为学校教材。鞍湖小学的兴办,解决了多少穷人孩子读书的困难,因此,张本周边也出了不少读书人。以后他又在张本成立县农业补习学校,以培养农业技术人才。

    他为家乡的水利事业倾注了心血。盐城濒海又地处里下河,地势相对低洼,一旦干旱,咸潮内灌;洪水泛滥,遍地受淹,百姓饱受水患之苦。启东先生身体力行,在民间组织了太平堆堆圩董事会,协调堤圩闸坝的修筑和抗灾救灾事宜。他曾在寓居上海时参加“舆地学社”,潜心于地学方面的研究。他深入到盐城各地调查水系,提出水利建设的见解和建议,写有《告淮南下河各县人士论工赈书》、《论新洋港建闸》、《新洋港筑坝代闸权宜救急书》、《射阳河建闸问题之商榷>等文。这些文章,不但在当时起了积极有效的作用,即使今天看来,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每当汛期来临,他常冒雨巡圩,一到发洪水,他总是身先事则,带领民众抗洪救灾。一九三一年,盐城发大水,蟒蛇河水猛涨,张本段一处坝口失固,眼看有崩塌的可能。启东先生深知,大坝一旦缺口,洪水倒灌,张本及周边几个村乃至更大的范围将会一片汪洋,人畜、房屋、财产、庄稼将会全部淹没。他立即组织民众抢险,一面叫人将自家房前屋后的树木锯来打桩,一面冒着倾盆大雨,顶着急流翻滚的河水,撑船过河,以自己身份担保,商求河南对岸一位张姓人家将木排撑至患处,贴在堤口上,避免了决堤的危险。百姓们钦佩不己,感恩万分。

    启东先生志行高洁,风格劲然,对人则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自身衣食俭朴,不沾任何不良嗜好,却对百姓同情有加,济人于急,在家乡的民众中有很好的口碑。

    一九一四年,启东先生在东海考察盐务,见一盐户穷困潦倒,老人小孩饿得躺在床上,他十分同情,随即买下他家盐田,仍交于其晒作,二十年不收斤盐石草,待其手头宽裕,许以原价赎回,盐户感恩不尽。

    胡启东原本只有四五十亩地,后大儿子胡达新大学毕业在铁路上工作,家境渐好,逐渐增加到二百多亩。他的田租给佃户种,从不刻薄,遇到年成不好或者受灾,他都减收或者免收田租,荒年春天,他还给佃户发送种子。邻里乡亲哪家有什么难事,只要找到启东先生,他都竭力相帮。他对本乡人是这样,对外地穷人也是热心相助。有年春天,阜宁苏家咀有一群逃荒人路过张本,启东先生为他们安排住处,又临时砌大灶,供应他们吃饭,自己带头并动员附近富户捐粮捐钱给这些灾民。灾民感动地称他是“活菩萨”、“大善人”。

教子有方的父亲

    胡启东生有两男三女五个子女,他们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深受其父道德文章和爱国风范的熏陶,从小养成了潜心读书、朴索诚实、坚持正义、乐于助人的良好习惯和优秀品德。这为他们后来成长为国家栋梁之材乃至无产阶级革命家奠定了基础。

    启东先生教子有方是有口皆碑,有目共睹的。他常教导孩子的有三句话一一“勤奋读书,将来成人成材,报效国家”;“为人要正义,要大度,不要老为自己着想”:“不要忘本,不能显贵,我们也是苦出身”。这几句话成了孩子们的座右铭,他们也都是遵循父亲的教导成长的。大女儿胡履新,一身才气,只因弟妹较多,家务繁重,为照顾家庭,未能外出深造,人到中年才参加工作:大儿子胡达新,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先后参加陇海、平汉、黔桂、成渝、闽赣等铁路干线的建设工程,一九四五年在重庆曾受到周恩来同志的接见,曾任西安铁路局副总工程师,解放后调入铁道部工作。在扬州中学读书时,曾加入国民党左翼,一九五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我国的铁路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二女儿胡穗新(延安时改名为夏青),上海暨南大学毕业,在学校读书时,就参加上海“社联”,后奔赴延安,解放后,长期从事党的教育事业;小女儿胡文新(延安时改名为方铭),在苏州读中学时就加入共青团,因参加革命活动曾遭学校开除,后赴延安,成长为党的优秀干部;最为突出的是二儿子胡鼎新(即胡乔木,排行老三),他是启东先生最得意的孩子,但又因两次在大学参加政治活动,险遭不测并中断学业,让启东先生没少担心。他传承了父亲许多优秀品质,酷爱读书、关心政治、追求真理、谦逊朴素。乔木读书勤奋,尤善文史。十二岁考上省立八中(后改扬州中学),同共产党人有了接触,十八岁考入清华大学并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二十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到浙江大学读书。在清华和浙大都因参与领导学生运动遭校方追查和开除。一九三五年初到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领导左翼文化运动。一九三七年五月奉命去延安工作,一九四一年二月起担任毛主席秘书及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直到文化大革命爆发,先后二十五年。其间,还担任了党和国家许多重要职务。一九七五年复出并进入中央政治局,成为党中央领导核心的成员,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忠诚的马克思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政论家和社会科学家、我党思想理论文化宣传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是公认的“党内的一枝笔”。

善文工诗的秀才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仅十七岁的胡启东应淮安府试,科试策论均优,得中第九名秀才,主考官赞其文章“有笔有墨,立论不凡,为一般后生所不能及。”此后,他在乡间教书,时值辛亥革命前夕,他经常发表时政论文,进一步显露了他的进步思想和文学才华。一九一八年,他在广州参加非常国会担任护法议员,先后三年时间,其间,他写了不少诗章(后收辑于《寓穗集》)。在《吊黄花冈七十二烈士冢》中写道:“血化七年碧,花寻九日黄,累累知死所,耿耿至今光。战垒哀新鬼,荒山吊国殇,应余泉下恨,何日扫橇枪!”“五四”运动爆发后,启东先生异常兴奋,诗兴大发,写下了大量诗作,表达了他对民主革命早日成功的期盼和祝愿。史学家孟森曾为他的诗集《寓穗集》作序,文日:“当信启东诗天机清妙,格律工细,乘其方盛之年,必于诗外,有无穷之展拓,以待发之于诗也。”

    在一九二九至一九三六年期间,启东先生受县长林文山特聘总纂《续修盐城县志》十四卷。先生不辞劳苦,旁征索引,搜集资料。一事之出,一典之来,都必力求翔实。对人物臧否,尤为慎重。该志问世后,人称“胡志”。该志不仅在举例、内容上有所创新,而且行文简洁,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充分展现了编纂者广博的文学才华和严谨治学的态度,颇受方志学者赞誉,被誉为民国方志之佳作。同时他敢于秉笔直书,在人物志《赵雪传》中写有“盐之军阀马玉仁冤杀乡人赵雪”、“马玉仁起盐徒”等语句,马玉仁得知派人以武力相胁,启东先生泰然处之,笑应之曰:“以曹(锟)、齐(燮元)之威权,尚不能屈吾,彼马玉仁者安足论乎?”终未易其一字,乡人交口称赞。

    启东先生在史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他曾与胡毓彬共同校订过印鸾章所著《盐城乡土历史》,又和张逸笙、金式陶、赵雪三人一起校订印先生所著的《清鉴纲目》(一九三六年上海世界书局出版,一九八五年再版,改名《清鉴》)。该书共十六卷,一反旧式史书,客观地对清王朝的政治得失及社会状况详加考证,据实而书,是一部很好价值的历史书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启东先生以“陵谷迁移起百哀,黄金世界有时开”等诗句抒发情怀。抗美援朝传来捷报,他又热情洋溢地作诗云:“旌旗鸭绿江边去,壮士长歌出国门。幸有澶渊能决策,故教易水得寻春……”

    一九五一年,启东先生带病写成了《续修盐城县志校补补遗》三卷。他在序言中写道:“炳烛余光,黾勉整理,厘为三卷,用质当世,将以赎往率尔之愆,而开后来商榷之径……区区之私,收拾丛残,期于完成原书之结构而已,若夫世局剧变,学理革新,以今昔观点之不同,致取舍立场之各异。旧史谬误,一切有待纠正,方志亦不例外,不佞衰病余生于此盖无能为役,世有作者,当观其成焉!”《续志》与《续志校补》的许多篇章和内容以及结构、形式,至今仍为修志者所借鉴。

    胡启东先生善文工诗,是个名副其实的秀才,他的著文诗词很多,现尚存的仅有《寓穗集》、《张荣事迹考》、《鞍湖文存》、《鞍湖诗存》等。

    胡启东先生一生追求民主、爱国爱乡,是一位值得后人尊敬和怀念的前贤。其好友王绍鏊为他所撰的碑铭说:“柔亦不茹,刚亦不吐。竭忠而行,抱义而处。心焚内忧,眦裂外侮。终见日月,光华吾土。旧国重还,新猷欣睹。乐天无憾,遗书千古。山高水长,永留步武。”

    参考书目: 《盐城县志》,《马鞍湖胡氏宗谱》,杨尚昆等著《我所知道的胡乔木》,叶永烈所著《胡乔木:中共中央一支笔》,《盐城文史资料》。    (盐都区政协文史委员会供稿)

 

 


文章录入:曾加祥    责任编辑:zj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信息
    ·邱传保·赞禁焚秸秆
    ·陈余萱·缅怀焦裕禄
    ·朱桂芳·称 呼
    ·徐学平· 小巷纳凉书做伴
    ·明庆国 ·青春不朽
    ·邵玉田·挎只篮子上街
    ·邱传保·怒斥新疆“5.22”暴恐事
    ·徐安华·江城子.《焦裕禄》电影观
    ·刘庆宝·郑板桥:醉蟹
    ·邵仁元·戏迷 影迷
    本专题由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Copyright 2010-2011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电话:0515-88426276 投稿邮箱:477868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