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盐渎杂志 老照片
内容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盐都频道 >> 文学艺术 >> 文学 >> 作品 >> 小说 >> 正文  
水路茫茫
作者:李有干    文章来源:双新盐都报    点击数:354    更新时间:2013-6-8


第十七章(下)


  河堤下被水流掏空凹了进去,站在岸上看不到下边,泥团抱着盐包藏了进去,再一看木盆已被流水冲走。

  二鬼子的手电照着木盆,大叫水里有人。巡逻队立刻涌向河边,站在泥团的头顶,一上一下,相距不到一丈高。

  泥团蜷曲着身子,屏住了呼吸。

  留在对岸的高天河,脑海里一片空白。

  巡逻队在河堤上站成一排,朝水里一阵疯狂扫射,河水像煮开似的沸腾,水花溅到泥团的脸上。

  二鬼子没发现水里有人,骂骂咧咧走了。

  可是枪声引来了鬼子的巡逻艇,刚松了一口气的泥团,忽又变得紧张起来。二鬼子没有走远,现在上岸等于往枪口上撞,游回对岸已经来不及,继续在陡坎下藏着,从河上很容易被发现,泥团没了主意。

  木盆飘到对岸,高天河赶紧把它捞起,免得引起鬼子的注意。

  隆隆的马达声愈来愈近,河面被探照灯照得亮如白昼。

  不远处的水面上,飘来一堆杂物,因为水流不大,移动的速度非常缓慢。

  泥团看到汽艇上的膏药旗,一抖一抖地飘动。

  草团从河面上飘了过来,泥团迅速将它们捞起,遮挡住盐包和身体。

  鬼子的巡逻艇放慢了速度,篷顶上架着机枪,一个鬼子手勾扳要机,摆出随时准备射击的架势。

  高天河像浑身被抽空了血液似的浑身发抖。

  泥团的心捶打着肋骨。

  月牙浮在天空,仿佛凝固在那里。

  探照灯的光速扫向岸边,罩住了草团。

  泥团双目紧闭。

  光速移向河面,泥团松了一口气。

  鬼子的汽艇仍未离开,就像没头苍蝇转来转去,激起的浪花拍打着河堤,泥团死抓住草团,才没有被冲走。

  巡逻艇向南驶去,泥团把盐包扛上岸藏在草丛里,接着游回对岸。

  高天河紧抱住泥团,拍打着他的后背,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鬼子的巡逻艇又开了回来,直奔陡坎下的草团,用刺刀戳了又戳,没发现什么,兜了几圈,然后开走了。

  父子俩死里逃生,回到家里仍心有余悸,默默地坐着,好久说不出话来。

  盐很容易出手,被一个盐贩子买走,高天河留下了十多斤。

  泥团问:“家里要吃这么多盐?”

  高天河说:“村里人都缺盐,给每家分一点,救个急。”

  村里一个贩布的人从江南回来,带回红菱的口信,她逃出安家大院后,搭帮船去了上海,没有路费就给船上人烧饭,在上海闸北棚户区落下脚来,而且有了一个新的家,男的叫顺子,和她年龄相仿,人很老实,也是苏北人,和别人合拉一辆黄包车,还会做剃头手艺,不当班就给里弄的人理发。她在菜市场剥豆瓣,也能挣些钱,日子过得不算宽裕,但能混。红菱还托捎信的人带回两块大洋,给母亲买了一件衣料,还有泥团穿的一双鞋。

  泥团的母亲问:“丫头没说回来看看?”

  高天河笑道:“上海是白龙镇,脚一抬就能回来?”

  泥团的母亲嗔怪地说:“你啊,心里就没有这个闺女。”

  高天河摸了摸头,一脸的笑。为造一条船卖了红菱,让闺女受够了罪,不但没记恨他,心里还想着这个穷家,着实使他心里暖和了许多。

  泥团拿着新鞋看了又看,簇新的布料鞋面,光滑的牛皮底,不大不小正合脚。泥团从未穿过样的鞋,立刻又脱下来交给母亲收着,等过年穿。

  高天河托来人告诉红菱,她和楞头的婚事已经了断,安家给的礼金他写了借条,安四楼不再追问,可以放心地回来看看,家里人都想她。

  此后,高天河没再去盐场挑盐,只有把力气往地里使,盼望秋季有个好收成……





文章录入:王凯    责任编辑:wangk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信息
    ·邱传保·赞禁焚秸秆
    ·陈余萱·缅怀焦裕禄
    ·朱桂芳·称 呼
    ·徐学平· 小巷纳凉书做伴
    ·明庆国 ·青春不朽
    ·邵玉田·挎只篮子上街
    ·邱传保·怒斥新疆“5.22”暴恐事
    ·徐安华·江城子.《焦裕禄》电影观
    ·刘庆宝·郑板桥:醉蟹
    ·邵仁元·戏迷 影迷
    本专题由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Copyright 2010-2011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电话:0515-88426276 投稿邮箱:477868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