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盐渎杂志 老照片
内容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盐都频道 >> 文学艺术 >> 文学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怀念父亲
作者:胥国海    文章来源:双新盐都报    点击数:269    更新时间:2013-11-16


  光阴荏苒!转眼间,父亲去世已有二十个年头了。二十年来,他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却常常浮现在我的脑际,令我不能忘怀。我想念父亲,留恋和他一起生活过的艰难岁月。

  我的父亲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读完初小便辍学回家,与大人们一道干农活挣工分。罱泥划渣、挖墒、挑把,样样都干。

  在我的记忆中,每次父亲罱泥回来,我们兄妹三人都争相拥向父亲,看看父亲的劳动有什么“战利品”:鱼呀、虾呀、蟹的,什么都有。因为我们知道,在那个“瓜菜代”的年代,我们又可以改善改善伙食,解解馋了。

  父亲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却助人为乐,人家有什么困难,或有什么体力活做不动的,随喊随到,从未说过一个“不”字。有一年夏天的中午,邻家母女俩划一条小船到河对面一人家磨碎米,一不小心母女俩全部掉入河中,拼命挣扎,正在睡梦中的父亲被惊醒后,二话没说,跳入河中施救。不会游泳的母女俩出于求生的本能,拼命地往我的父亲“头上爬”。我父亲刚露出水面,即被按到水下。几经挣扎,母女俩终于得救了,父亲却因闷在水中时间太长,体力消耗过大,而在家躺了两天,少苦了两天的工分,左邻右舍都说,幸亏我父亲体质好,要不然就没命了。

  父亲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妹三个,对我们每个人都疼爱无比。记得小时候,每当父亲把我们送至奶奶家或带回家,都是脖子上骑着我的哥哥,一手抱着我,一手抱着我妹妹,教我们如何尊敬长辈,善待他人,吃穿用节俭等。为把我们培养成人,他早出晚归,日夜辛劳,什么好吃的都省给我们吃,由于过度劳作和营养不良,40多岁的父亲过早地生了白发。那时每次看到父亲下工回来,拖着疲惫的身躯,我心里就会涌起一种渴望,渴望自己快点长大,能为父亲分担一部分劳动。一次,我对父亲说,不想念书了,回来务农减轻他的压力。谁知父亲听了,当下板起脸严肃地说:“你要是有这种想法就不对了,我没读完书,是因为家里穷,没条件。你现在不想读书,能对得住谁?我虽苦点累点,只要你好好读书,我就觉得值!”从此,我便加倍努力,生怕成绩不好,辜负了父亲的一片厚望。

  1993年10月24日,仍能肩上挑着一担稻,手里抱着我女儿的父亲,终因积劳成疾,于26日被确诊为患上了不治之症——肝癌,不到一个月时间,便撒手人寰,走完了他五十三岁的人生历程,未享到子女的一天福,就这样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每当我想到这些,便暗自神伤,独自流泪……

  作为一个普通的庄稼人,父亲把自己毕生的爱献给了我们这些子女,以及生他养他的黄土地。父亲一生俭朴,虽没有给我们留下丰厚的家业,甚至临终前没给我们留下一言半语,但他那助人为乐,勤劳朴素的品德却是一笔令我终生受益的精神财富。她融入了我的血脉,注入了我的肌体,教我在以后的生活中自强、自立。

  今年11月13日,农历十月十一,是我父亲去世20周年的祭日。在简单的祭祀仪式上,面对小脑萎缩、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我是多么想对父亲说:你能不能复活一次,多陪母亲说说话,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多服侍服侍,尽尽做人子的孝道……





文章录入:王凯    责任编辑:wangk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信息
    ·邱传保·赞禁焚秸秆
    ·陈余萱·缅怀焦裕禄
    ·朱桂芳·称 呼
    ·徐学平· 小巷纳凉书做伴
    ·明庆国 ·青春不朽
    ·邵玉田·挎只篮子上街
    ·邱传保·怒斥新疆“5.22”暴恐事
    ·徐安华·江城子.《焦裕禄》电影观
    ·刘庆宝·郑板桥:醉蟹
    ·邵仁元·戏迷 影迷
    本专题由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Copyright 2010-2011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电话:0515-88426276 投稿邮箱:477868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