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盐渎杂志 老照片
内容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盐都频道 >> 文学艺术 >> 文学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称 呼
作者:朱桂芳    文章来源:双新盐都报    点击数:382    更新时间:2014-6-18


  因着这不同的称呼,我激动,感动,心动……


朱朱,师师


  由于工作需要,忽然间,我被调离任教的三(3)班,去四(4)班代课。在孩子们一声声的“抗议,抗议!”声中,我答应大家,每周至少抽两个半天的时间回班级上课。“耶也,耶也!”的欢呼声一片。

  咋地离开,孩子们不适应,我也不适应。先是下课后三(3)班的孩子们“哼哧哼哧”地从南二楼跑到北三楼,为的是叫我一声“老师好”,或者是打个小报告什么的。索性,授完四(4)班的课,我就沿着南北通道,直奔三(3)班而去,往往在过道上就会碰到迎接我的孩子们,不时会听到“老师好!”“朱老师好!”的叫喊声。

  周二,急着要上报一份材料,在四(4)班授完课后,径直到单位行政楼的办公室忙去了。忙完上报材料,去南二楼的办公室刚落座,搭班的张老师嚷嚷着走了进来,说:“你怎么在这儿呀?三(3)班的孩子找你找急死了。他们去北三楼找你,你不在,又去教研处了。”

  我一听,急忙起身下楼,“嘚嘚”地往教研处赶。

  一群孩子喘着,笑着跑了过来了。为首的是笑晗,只见她张开双臂,似小鸟般地飞撞到我怀里,嘴里喃喃地叫着“朱朱,朱朱!”我激动地伸开双臂拥住了她。这鬼丫头,撒起娇来就爱用叠字称呼人,叫我“朱朱”的,她算得上第一人了。

  笑晗爱读书,且读书的速度可以用“神速”两字来形容。知道我的新书即将出版时,一直惦记着,常常黏着我问啥时能看到。捧着我赠送给她的新书时,她乐得躲着双脚,“朱朱,朱朱!”地叫唤个不停。

  “呵呵”,“哈哈”地笑了一通,小班长妍妍开口了,“师师,这几天班上不少同学上课老不安稳了,有的人竟然连作业都不肯写了,你赶快去班级教训教训他们吧!”

  又是一个第一人,她就是叫我“师师”的小班长妍妍。妍妍八岁起练习书法,天资好,悟性高,软笔、硬笔书法作品堪称一流。去年春节时,她送了一幅亲自写的春联给我,最近又给我送来了两张硬笔书法作品。一有空闲,我这个教数学出身的老师便和她讨论起书法来,还说,在写字上我得拜十岁的她为师,美得她笑眯了眼。所以,我俩的关系忒“铁” ,“铁”到她叫我“师师”,我也觉得开心。

  “好,好,好,你们都要乖乖的,明天上午四(4)班没我的课,我一定去三(3)上课。妍妍,要上课了,带着大家快回教室吧!”

  “好,好,好!”

  “师师,再见!”

  “老师,再见!”

  “朱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

  在一片再见声中,我驻立着,瞅着一群快乐的身影跑向了南二楼。


小妹哎


  叫我“小妹”的是那个卖大馒头的胖大婶。我在一篇文章里写过她。文章见报后,有不少人认识了她,且主动去买她的大馒头。但她却不知道我写过她,还为她带来不少生意。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到她,更没吃过大馒头了。我猜,肯定是因为创卫的原因,她那流动的食品车绝对不能固定在街道老菜场的出口处了。

  今日下班的路上,在新区的一处十字路口那儿,远远我就见到了胖胖的她和她那醒目的食品车。

  减速,刹车,我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哈!好久不见!你都在哪里卖的呀!”

  “你好啊!城管不让在街道卖,我只能骑车到工地上转悠着卖咯!”

  “哦,哦!您辛苦啦!给我来四个!”我边说边递过去三枚一元钱的硬币。

  “小妹哎!我给你五个。”她边装馒头边说。

  一声“小妹哎”让我的心头热了起来。

  “这哪里行啊!你们做小本生意的也不容易。”我随即打开钱包,准备再拿一枚硬币给她。

  “不用,不用的啦,老客户嘛!”胖大婶一手按住了我拿钱包的手,一手将馒头塞给了我。


嬢嬢


  在乡下,唤母亲的姐妹或和母亲同辈的女性都叫“嬢嬢”。

  生活的小区还在建设中,周边缺乏大型超市。于是,自发的规模不大的小夜市形成了。那个叫我“嬢嬢”的人便是这自发夜市中的一名小伙子。

  本来,前几日连续两晚去了离家两里多地的麦德龙超市,购买了不少生活用品和生鲜蔬菜,可独独忘记了买黄瓜。为了几条黄瓜,不想再费腿力奔麦德龙。晚饭后,便到楼下的小夜市去买黄瓜。

  一进小夜市,那一筐青翠的嫩黄瓜跃入我的眼帘,便问:“黄瓜怎么卖呀?”

  “一元钱一斤,新鲜着呢!”答话的是一个瘦黑的小伙子。

  “给我来几条!”递给我方便袋的却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也瘦黑黑的,我以为是小伙子的父亲。

  选好瓜,过称,付钱。“都是自家长的,放心吃啊,吃得好再来!”老者边接钱边说。

  我“哦,哦!”地应承着,拿着瓜袋准备离开,只听那个瘦黑的小伙子又开口了,“嬢嬢,药芹1元钱1把,茄子1元钱1斤,带一点回家吧!”

  小伙子的叫喊声拽住了我的脚步。倒不是因为药芹、茄子的便宜,而是因为那声“嬢嬢”,让我心动了。

  随手拿来一把药芹、两个茄子,装袋、过称、付钱。小伙子收钱,准备找钱,在身边的木匣子里拨弄了好一会儿,才说:“少找你一毛钱呢!这样啊,配给你两个辣椒吧!”

  原来小伙子和老者不是一家人,各有各的钱匣子,只是摊位临近在一起,恰似一家人而已。

  “不用找啦!也不用配啦!”我嘴上说着,心里感叹着,“这孩子,真敦实啊!”

  接过小伙子递过来的蔬菜袋,我不由得又瞧了他一眼。

  回到家,将小伙子的药芹茄子和麦德龙的药芹茄子归拢在一起,看着满满一保鲜箱的蔬菜,想着声声不同的称呼,我幸福着,温暖着,感慨着……

 

 

文章录入:商文娣    责任编辑:swd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信息
    ·邱传保·赞禁焚秸秆
    ·陈余萱·缅怀焦裕禄
    ·朱桂芳·称 呼
    ·徐学平· 小巷纳凉书做伴
    ·明庆国 ·青春不朽
    ·邵玉田·挎只篮子上街
    ·邱传保·怒斥新疆“5.22”暴恐事
    ·徐安华·江城子.《焦裕禄》电影观
    ·刘庆宝·郑板桥:醉蟹
    ·邵仁元·戏迷 影迷
    本专题由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Copyright 2010-2011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电话:0515-88426276 投稿邮箱:47786887@qq.com